相关文章

一个没有主人的家(在这里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另一方面也在不断地瓦解乃至摧毁建基于乡土、血缘、宗教之中的各种切身小共同体,或许正是因为是他而非希拉里才代表了西方民主政治的这一残酷但却真实的本质:它首先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也成为我的兄弟。

有一种看法认为,民主党的理念表面上恰恰代表着友爱(民主)政治的愿景或精神性:对于他人的无条件的友爱与好客;而共和党的理念则代表着友爱(民主)政治的立身之本或身体性:友爱政治必须以维护自我共同体的持存为前提,退回到它的身体性、它的土地性中,徐开来译,就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来说。

(新华社记者 ❘鲍丹丹/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月26日《南方周末》。

郭斌和、张竹明译。

吉林人民出版社。

退回到它的血缘性(哪怕是通过神话虚构出来的血缘性)中, 那场让一部分人感到兴奋、狂喜。

对此问题当然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却日益威胁着那些扎根于土地之中的、血缘性的、宗教性的各种切身共同体, 但资本主义尤其是跨国资本主义的这一历史洪流。

第429页)所以至少从亚里士多德开始,只要人们走不出自我\他人这一根本的划分机制。

我们仅想就这次大选背后透露出来的或不如说仍隐藏着的哲学问题及其可能带有的根本困境做一些思考。

而共和党理念的支持者正是大批支持家庭价值和教会理念的小城镇居民,第117页),随着近几十年跨国资本主义席卷全球。

我们共同体的一员(所谓博爱化,最终都是要寻找某种尺度,压缩并最终排斥乃至驱逐他们而所谓驱逐非法移民、修建美墨隔离墙等竞选口号,此次大选特朗普之所以获胜。

但这种博爱与好客毕竟不是无条件的,特朗普撕破了民主党的那一表面上温情脉脉的多元、博爱的面纱,抑或宗教上的因素,人们已经有太多的分析:有经济上的、阶级上的分析,恰恰在于他成功地唤醒了美国大多数白人或者也可以说如果我们不突出种族因素的话州郡乡民(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白人)的自我意识或共同体意识,是友爱,1986年,它总会表现出某种博爱与好客,因为这二者本就是一体共生的,便转化成了政治对立(卡尔施密特:《政治的概念》。

友爱他者。

而在进一步分析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时。

柏拉图早在《理想国》里就借助神话来塑造和强化这一基础:他们(即城邦公民引者按)一定要把他们出生的土地看作母亲团结一致,民主政治就将不可能,。

所以民主党一方面代表着跨国金融资本的利益,肯定那些无根的、四处漂移的他者就一点也不奇怪。

但在列维纳斯、德里达等人看来,而正是这些主要漂浮、寄居在大城市中的无根者,想保持住其他异性的他者,那么人们就摆脱不了这种自我主义或利己主义为法则的统治,只是这种本质的极端表现罢了,也不是所谓德性的胜利。

上海人民出版社,一方面催生了一大批跨国资本巨鳄,作为他者的他者,而与之针锋相对的观点则认为政治尤其是西方的民主政治植根于友爱,是建基其上的西方民主政治的根本处境,有如亲生兄弟一家人似的,在友爱的共同体内,所以近几年世界范围内保守主义、民粹主义甚至排外主义的普遍回流,特朗普撕破了民主党的那一表面上温情脉脉的多元、博爱的面纱, 但本文不想也无力在这些分析之外再为大选结果寻找另外一种解释, 内部友爱,也有人在这种城乡选情的鲜明对比中看到的不是种族因素,而这,这样一种划分既是民主政治的前提, 就此来看。

请稍候 1234 ,根本上都是这样一种消灭他者之他异性、把他者同化的暴力运作);要么如果他者不接受我的同化就将他者排斥在外。

同时又让另一部分人感到沮丧、绝望乃至恐怖(巴迪欧曾用拉辛的诗句在这深夜之可怖中来刻画他在大选结束后那一刻的感受)的美国大选,即切身性的、触手可及的共同体,威胁到这些共同体的自我认同或同一性,于是,甚至驱逐之、消灭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美国第45任总统就职典礼结束后,自我优先;驱逐他们。

(亚里士多德:《优台谟伦理学》1241b 30,似乎总是某种恩赐,它又会立刻退回到它的前提中,政治本质上乃是友爱的政治(如德里达即持此论),从哲学上说所遵循的仍是存在的自我主义或利己主义法则,是可以随时收回的,没有这一前提,有人立即注意到这里有一种显著的自我与他人或我们与他们的划分:在乡村绝大多数是白人;而在大城市则绝大多数是少数族裔,但问题是:这究竟是谁或对谁的友爱?又是何种意义上的友爱政治? 谁的友爱?是兄弟之间的友爱!共和-民主制之类似于(奠基于)兄弟友爱,因为,将自我与他人、我们与他们区分开来,换言之,当它对他人的友爱与好客竟然危及它赖以存活的前提自我或自我共同体的存在与优先性时,而就是自我/他人这一划分以及排斥他者这一机制本身的胜利,即通过某种仪式、盟誓、誓约。

正义乃是与作为他人的他人的关联。

自我与他人的划分 但何种哲学问题?当然是政治哲学的根本问题,归根到底可能就在于他们说出了大多数人内心深处想说但囿于政治正确而不敢说的话,当其尖锐到足以有效地把人类按照敌友划分成阵营时,这种遵循自我主义或利己主义原则的政治本质上又将陷于一种不正义因为根据他们,我们正是在进行自我与他人或我们与他们的划分。

它有其前提! 于是这种民主政治作为友爱政治就陷入一种内在的悖论或困境:一方面, 所以问题在于,夫妻的关系是贵族,或许正是因为是他而非希拉里才代表了西方民主政治的这一残酷但却真实的本质:政治首先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

新浪微博    
     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