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冷兵器研究所:妻女被凌辱,二千人打不过17骑!靖康 …

《南征录汇》载:“原定犒军费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须于十日内轮解无阙。如不敷数,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任听帅府选择。”皇室的王妃公主,显贵的妻子女儿都被明码实价地顶账送给金人了,普通人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首先,从历史记载上来看,宋军的军备训练情况一直以来都是很让人着急的。比如景德元年(1004 ) ,“夔州路转运使薛颜等言,川峡戍兵等素不阅习”;大中祥符三年(庚戌,1010),“知广州马亮言夏热,欲停诸军教阅。”;“臣近过陕西,体问得诸州军禁旅虽多,训练盖寡。其间至有匠氏、乐工、组绣、书画、机巧,百端名目,多是主帅并以次官员占留手下,或五七百人,或千余人,并不预逐日教阅之数,上下顾避,递相因循。万一缓急寇警,用之御捍,何异驱市人而战!”(《全宋文》卷886,赵抹,《论陕西官员占留禁军有妨教阅状》)宋神宗年间,宋廷曾试图强化军事训练,结果河北边境有士兵为了躲避训练,竟逃至契丹境内。你看,士兵竟然觉得进行军事训练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情……士兵这么想也就罢了,结果那些士大夫的想法更奇葩!比如在宋哲宗时期,宋代名臣范仲淹的次子、人称“布衣宰相”的范纯仁上奏道:“尚有禁军常日教阅弓弩,斗力太重,比之祖宗旧法,驱率甚严。”苏辙也在奏折中认为,既然训练中赏赐比宋神宗时期有所降低,就应降低禁军日训练强度,让士兵更有积极性。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一、大文豪苏轼的弟弟,竟然在军事领域能给出这么奇葩的建议,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到了靖康前夕的宋徽宗时期,这种情况就更加严重了。“多占禁军,以充力役。其所占募,多是技艺工匠,既供私役,复借军伴。军人能出钱贴助军匠者,与免校阅。……缓急之际,人不知兵,无一可用。”所以到了靖康年间,宋军的战斗力也如前面所说,真的是“无一可用”了。
新浪微博    
     微信
关注微信